追蹤
福祿壽跟著旅行
關於部落格


To find the power from myself.



[[[ 新鮮上架]]]

blog:蘇澳存仁定安宮五顯大帝遶境with蘭陽鎮巡會


blog:那夜,我在孔廟論英雄


blog:千萬尊容的圓滿十后遊臺北


album:2016蘇澳五顯大帝遶境


album:2016宜蘭孔廟環境劇場。英雄


album:2016千萬尊容的圓滿十后遊臺北






來信交流:h8588@yahoo.com.tw





  • 1253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1

    追蹤人氣

紀念是一種儀式:讀《歷史檔案館》

 小說的開頭同樣雙線進行,不斷在時間的當下以及女主角與爺爺秘密交接的回憶。他們是檔案館的守門員、歸檔員,秘密的在現實生活中往返現實與中介空間,擁有一張隨時交派任務的紙條,還有一把可以歸檔的鑰匙。記憶不是個人,也不是靈魂,更無法取代那個曾經存在卻已然消逝的命運。故事中,記憶被擬人,會說話,會重複在某個狀態,卻已經迷失,不再是原本所讓人熟悉的生命。作者刻意呈現女孩在喪弟的情緒裡糾葛,現實世界的家中,父母對此的避而不談,反而加重了彼此心中的陰霾,愈是久久不散。
 
 執行任務的冷靜、僵持以及陷入心理的交戰,女孩呈現了喪失親人的偏差,在執行任務時產生了誤判。作者沒有呈現死後世界的美好或可怕,也沒有描寫鬼魂的荒誕,突出的只有生者對於亡者的執念與美好的幻想,那些亡者存在過的片段反而更像夢魘緊追。
 
 因為放不下對於弟弟已死的執念,偷偷破壞規則,運用了解讀的能力尋找任何可能存在記憶片段的角落,意外發現了一樁在新居埋藏多年的兇殺案件。展開追緝的過程,認識了夥伴,也開始隱隱約約的療癒與破壞,在規則的灰暗地帶擺蕩。在歸檔過程中,女主角的心理描述相當精彩。
 
 這讓我想到人類對於「儀式」的重視與依賴,即便儀式式微,也各以不同的姿態延續著撫慰、進展的功能。生者與死者的告別透過喪禮,除了追悼死者,也是一種對於生者的保護機制,協助生者走出心情的低沉,透過儀式同時撫慰雙方。而在小說中,「歸檔」就像是種儀式。
 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