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福祿壽跟著旅行
關於部落格


To find the power from myself.



[[[ 新鮮上架]]]

blog:蘇澳存仁定安宮五顯大帝遶境with蘭陽鎮巡會


blog:那夜,我在孔廟論英雄


blog:千萬尊容的圓滿十后遊臺北


album:2016蘇澳五顯大帝遶境


album:2016宜蘭孔廟環境劇場。英雄


album:2016千萬尊容的圓滿十后遊臺北






來信交流:h8588@yahoo.com.tw





  • 1253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1

    追蹤人氣

為生命包容與成全:在我離開之前

人們時常在失落中尋找偏執,放任情緒與感覺不斷深陷,等待所有糾葛爆炸式的吞噬。這是閱讀這個故事給我的感覺。故事裡沒有好人、壞人,連席佛也不是遭透到無可救藥的人,這就是小惠小惡的人生,既不醒目也不偉大,確實常因為連環的失誤而感受到人生的無力感。作者確實拿捏了人生在面對家庭、個人以及親友的糾結,可以看見席佛雖然墮落卻有一群共同沉淪相挺的損友,可以看見席佛即使成年也依舊擁有關心呵護的父母,但在療癒的過程裡卻見席佛內心不斷的衝撞與傷害。沒有放開自己的救贖,隨即也傷害了身旁施予關懷的人。
 
我喜歡作者鋪陳了一段席佛發病的症狀:無法隱藏心底的話語,只能一股腦地坦然。這是好事,也是壞事,尤其無從分辨內心的話語是否會觸動旁人的忌諱與傷疤,於是更多更龐大的衝突一一點燃。直到中年,還被認作白目,或許是小說中最讓人無奈卻難忍笑意的爆點了。衝突需要緩解,需要沈澱,在幾次難以收拾的殘局中,席佛總是能出乎意料地讓人原諒,在父親溫暖而充滿關懷的行為與對話中,還有女兒看似冷漠卻潛藏更多仰賴的親情牽絆,彼此構築了為生命包容與成全的厚實。
 
正如席佛身為搖滾樂手生涯中最得意的作品〈支離破碎〉中唱道:「不久之後,我將安息,但安息之前,我活得支離破碎。」支離破碎又如何?如果能夠從中獲得生命的衝擊與回應,那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富足?



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