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祿壽跟著旅行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
To find the power from myself.

[[[ 新鮮上架]]]
blog:蘇澳存仁定安宮五顯大帝遶境with蘭陽鎮巡會
blog:那夜,我在孔廟論英雄
blog:千萬尊容的圓滿十后遊臺北
album:2016蘇澳五顯大帝遶境
album:2016宜蘭孔廟環境劇場。英雄
album:2016千萬尊容的圓滿十后遊臺北


來信交流:h8588@yahoo.com.tw

蘇澳存仁定安宮五顯大帝遶境with蘭陽鎮巡會


►鎮巡會會長L跪地稟報太子,當時在請神將的是副會長C。


►一大早就盛裝出陣的太子,雉雞尾和帽冠的彩條飾帶是當天才裝上去的。


►兩人成團,當天還找了力挺的朋友協助鑼鼓,陣頭館該學的專業很多。


►我滿喜歡掛上鹹光餅的太子。但據說,蘇澳這邊沒有發送鹹光餅的習俗。


►拐到市場,副會長C忙著發送鹹光餅。


►會長L沿途看到長輩或幼童,都不忘奉上鹹光餅。


►創團兩位元老,副會長C(左起)、太子,以及會長L。


►從旁觀者的角度看,我覺得當天的太子很輕盈活躍,朝氣活力迸發。


►一直很喜歡拍攝神將與神轎在單純背景前的側影。
拍這張的時候,腦海想到的是賈斯汀的專輯封面,是我自己一種自以為是的致敬。


►貼身觀察神將與旁人的互動,每每傳話都會貼近神將胸膛,畫面還滿有趣的。


►當天鑼鼓並行,又喜獻車前紅匾的R,後來才知道他投身傳承在地北管,年輕有為。


►手寫的扇子與紅匾,用最簡單的排場,展現最虔誠的心。


►隨團鑼鼓車,一群可愛的年輕人組成,不菸不酒,倒是醒目。


►在路旁的民家發送鹹光餅,一個很有趣的瞬間。





►轉身離開前,和後面團的太子相見歡~


 對於陣頭館的眉角,我是不懂的,我既不會請神將,也不會打鑼鼓,其中又擔心無意間觸犯了什麼禁忌,所以當天只是小心的在旁跟隨。二十三日的太陽很大,存仁定安宮前的陣頭排列頗長,廟口擺起水火陣。據副會長C說,早期定安宮的遶境範圍不大,路線不遠,陣頭也不多,顯然在交陪擴大之後,這些也隨之改變;他還推薦我有機會要去看看當地的「過水火」,記得有許多研究已經報導過。

 C請了神將之後,L跪地喃喃,啟程之後,開始了早上的遶境。這天不是正日,據說是特地提早到假日舉行,又因為是庄頭遶境,路大多不大,兩旁民家也多擺設香案接迎。鎮巡會的L和C輪流請神將,大熱天的,每每卸下神將就汗水淋漓,幾個當天幫忙的朋友輪流著請,也輪流敲打鑼鼓,小團隊也展現人員多工的彈性。C說,現在的路還是拓寬過的,更早前的遶境,可是連大車都很難進來。

 早晨的空氣很好,耳邊伴著鑼鼓,看著穿戴繽紛的神將隊伍緩緩走過田間小路,櫬著綠意充盈的水田,更顯現鄉土的可愛。L招呼著大家喝水,細心叮嚀,惟恐大家因為專注遶境而中暑。R更是忙著在鑼鼓車上敲鑼打鼓,空檔時還順手整理了卡車上的物資,吃的、用的、整理的有條不紊。

 C說,在宜蘭沒有發送鹹光餅的習慣,所以當地大多不解收到神將身上的餅什麼意思。這是L的巧思,或許是因為L常跑新莊,就把這個發送鹹光餅的活動帶了進來。大概整條路上只有他們忙著兩旁民家互動,看見長者與幼童就忙著遞送鹹光餅,不忘微笑著說:「這是吃平安的啦!」收的的人眉開眼笑,發送的人忙得不亦樂乎,大概就是其中最溫情的互動。一直以來太子的神將就是最討喜的,途中也有許多人開心的和太子合照,總覺得當天的太子肯定也笑得很開心。

 隊伍經過市場時,攤商擺起大陣仗的香案,鎮巡會太子依禮也在案前給予賜福,副會長上前從太子身上取下鹹光餅,發送給市場攤商的長輩們;原本焚香祝禱的長輩拿到餅都很是開心,更是連連持香膜拜。在香煙繚繞間,陽光撒落,太子的臉龐漾著閃閃的光澤,照在C黝黑的臉龐。鹹光餅的受歡迎,就連隨隊駕車的廟方長輩也知道,不忘在空檔下車來索取,「車裡的阿姨也嚷著要給小孩吃收驚啦!」一連摘了三五個往車裡送,不忘盛讚:「就你們這團最特別。」

 陣頭隊伍中還有遠從中南部來的老背少,我們在折返時,打了照面,讓人很驚訝廟方交陪之廣。因為L的堅持,鎮巡會太子只要經過擺設香案的人家都會上前走走,經過一個自家工廠,太子又跳又躍的衝上前去,轉了個圈,發送了鹹光餅;主人家很是虔敬客氣的轉進屋內,出來時奉上了紅包遞給C,我想對於他們來說,這是第一次出陣的第一個紅包,算是備受肯定的答謝了。

 定安宮的遶境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,主家的神轎或隊伍分作數個,分散在隊伍中間,我們的前方不遠就是定安宮媽祖的乩身隊伍。只見乩身掂著腳,踩著蓮步,輕輕盈盈的在隊伍中來回逡巡,偶而回過頭隊著神轎喃喃指點,不怒而威。L說,乩身被神明降乩一整個早上的徒步進香是很辛苦的。我想,這就是乩身在傳統庄落都備受尊敬的原因吧,大概也只有展現神威之後,才能贏得地方的肯定與信賴。

 遶境進行了整個上午,唯獨我因為臺北的工作提早告退。C載我到蘇澳車站時,聊了很多他們對信仰的期待,分享了他正在進行的北管田野,我也才知道R正在推動北管復振。在地北管團的凋零大多因為後繼無人,沒有經費或新血的挹注,但隨著不斷被發現,又重新吸引年輕人的關注,這讓傳承的延續又多了一絲曙光。每每和L和C聊,他們總是惋惜哪些陣頭館閣又被偷了什麼寶貝,這些失物在失蹤或變賣的過程中,也斷了原本的傳承與脈絡。這幾回看下來,對他們追求傳統信仰的各種文化傳承又是佩服又是羨慕。

 畢竟,可以對自己追求的價值與信念義無反顧的付出與精進,是一種幸運,更是一種幸福。